<listing id="qwynk"><object id="qwynk"></object></listing>
  • <blockquote id="qwynk"><button id="qwynk"></button></blockquote>
  • <font id="qwynk"></font>

    <output id="qwynk"><button id="qwynk"></button></output>
    <listing id="qwynk"><object id="qwynk"><noscript id="qwynk"></noscript></object></listing>

        1. <tt id="qwynk"><pre id="qwynk"><big id="qwynk"></big></pre></tt>

          俄罗斯为什么要冒巨大风险帮助特朗普竞选?这个问题仍没答案……

          时间:2019年04月04日 14:53:20 中财网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3月24日发布不足4页纸的特别检察官米勒调查报告主要结论简报,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之日起就笼罩在其头顶的?#30333;?#38452;沉乌云”顿时散去。?#24052;?#20420;门”就此休矣。反对特朗普调门最高的CNN次日评论题目赫然是:“特朗普执政进入新时期”。

            然而,围绕米勒报告能否全文公开发布、司法部对特朗普妨碍司法“证据不足”的结论是否公允等,民主、共和两党再起纷争。

            特朗普此前面临的法律威胁是否就此烟消云散,围绕?#24052;?#20420;门”调查而喋喋不休的两党攻讦是否就此落幕,特朗普竞选连任总统是否就此坦途一片?一切尚不得而知。

            



            1.米勒报告并没有为总统脱罪
            巴尔在致国会参众两院司法委员会两?#27785;?#23548;人的4页信函中说,米勒团队“彻底调查”?#26031;?#20110;特朗普竞选团队及相关人员?#24052;?#20420;”或设法妨碍相关联邦调查的指控。

            调查报告全称是《关于俄罗斯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的调查报告》,分为两个部分:
            一是针对俄罗斯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调查情况,重点是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在内,有无美国公民?#24052;?#20420;”。

            二是针对特朗普作为总统涉嫌妨碍司法的调查情况。

            巴尔引述的米勒调查报告主要结论是:
            一是认定俄罗斯主要采取两方面举措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
            一方面,经由“互联网研究局(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在网络和社交媒体散布不实和扭曲信息;
            另一方面,俄罗斯政府通过网络黑客有针对性地窃取和泄漏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竞选团队和民主党机构电子邮件等信息以干预美国大选。此前,俄罗斯政府已多次否认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

            二是认定没有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或任何美国公民在2016年大选期间?#24052;?#20420;”。

            尽管与俄罗斯有关的人士多次提出帮助特朗普团队竞选,但米勒调查没有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或任何美国公民?#24052;?#20420;”。巴尔引述米勒报告称,调查“没有确定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与俄罗斯政府干预选举活动合谋或协作。”其中,“协作”一词的定义是竞选团队与俄达成“默契或表达”。

            三是特别检察官对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不予结论”。

            


            米勒团队就关于特朗普妨碍司法的各项指控进行了“全面的事实调查?#20445;?#26368;终决定“不进行传统的检方判断?#20445;╰raditional prosecutorial judgement)。特别检察官“对所调查(总统)言行是否构成妨碍司法不予结论?#20445;?#32780;是在报告中陈述调查所发现的相关事实证据及特别检察官在法律与事?#31561;?#23450;方面的“棘手问题?#20445;?#30001;司法部长做出是否妨碍司法的法律结论。巴尔引述米勒报告说:“报告没有做出总统犯罪的结论,同时也没有为他脱罪。”

            巴尔审阅了米勒调查报告,还与司法部官员磋商。依据联邦检方决定起诉与否的指导原则,他和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所作结论是:米勒调查所发现的证据“不足以确定总统犯有妨碍司法的违法行为”。巴尔还说,鉴于米勒调查未发现特朗普?#24052;?#20420;”证据,总统就此妨碍司法缺乏?#26696;?#36133;意图”。

            2.历时22个月、耗费近2000万美元
            其实,自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其竞选团队就不断被指责?#24052;?#20420;?#20445;?#33286;论风波?#20013;?#21457;酵。到2017年5月,特朗普突然解除联邦调查局(FBI)局长科米职务,引发了舆论风暴,不少媒体质疑特朗普?#21496;?#26159;为了阻止FBI对?#24052;?#20420;门”的调查。

            身处暴风眼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紧急宣布:“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2016年美国选举中俄罗斯的干预及相关事项?#20445;?#35843;查范围包括“俄罗斯政府和与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竞选相关的个人之间任何联系和/或协作,以及直接从调查中产生或可能产生的任?#38382;?#39033;。”米勒的支?#32456;?#35748;为,罗森斯坦的授权事实上允许米勒调查他可能发现的任何罪行。

            任命之时,共和、民主两党一致称赞。特朗普的竞选密友之一金里奇发推特说:“罗伯特·米勒是担任特别检察官的超级人选。他诚实正直的名誉无懈可击。”

            但时隔不到一个月,就出现特朗普考虑解除米勒职务的传闻,特朗普的一名律师公开指责米勒调查超出受权范围,特朗普开始发推,抨击米勒调查“猎巫”。随后,米勒调查团队核心成员彼得·?#32439;?#20811;(Peter Strzok)手机短信曝光,被指对特朗普存在偏见并因此去职。调查过程中,支持?#22836;?#23545;米勒调查的政治和舆论风浪不时交锋。

            争议声中,米勒及其调查团队保持沉默。调查期间,他们给外界的最深印象,可能就是嘴严,任凭真真假假沸沸扬扬,始终守口如瓶。

            

            前联邦调查局长米勒受命作为特别检察官进行的?#24052;?#20420;”调查,历时22个月,耗费近2000万美元,聘请19名律师和近40名调查人员,发出逾2800张传?#20445;?#36827;行近500次搜查,询问近500名证人,起诉34个美国或他国个人和3个俄罗斯实体,其中6名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认罪或被定罪,包括前白宫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和前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马纳福特,但罪名均不涉?#24052;?#20420;”。巴尔在简报中说,米勒调查所作起诉均已公开,没有进一步的起诉。

            根据美国联邦法规,米勒调查报告是“一份机密报告,解释特别检察官所达成的起诉或拒绝(起诉)决定”。报告中哪些内容将会公开仍悬而未决。

            3.两党新一轮争斗的焦点
            从美国各界反应看,?#24052;?#20420;门”尘埃就此落定,但围绕米勒调查的两党争?#33539;?#26399;内不会罢休。

            巴尔致信国会之前,向白宫首席律师艾米特·弗拉德(Emmet Flood)通报了信函内容。特朗普24日第一时间发推,宣称:“没有‘通俄’,没有妨碍司法,全面、完整解脱罪名!”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称,米勒报告好于他的预期。

            共和党一方普遍对巴尔所述米勒调查结论感到欣喜。副总统彭斯表示,调查?#24052;?#20840;证明(特朗普)无罪?#20445;?#25351;责民主党“在这些不?#23578;?#30340;指控上花?#28895;?#22810;时间”。国会参议院多数?#27785;?#34966;麦?#30340;?#23572;称,调查结果?#24471;?#29305;朗普在?#24052;?#20420;”调查上是正确的。

            在民主党一方,国会众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27785;?#34966;舒默发表联合声明说,巴尔的摘要“产生的问题和他回答的一样多?#20445;?#37492;于特朗普提名任命的巴尔曾公开表露对米勒调查的“偏见?#20445;?#20182;“不是中立的观察者,不处于对报告进行客观决断的位置”。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纽约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纳德勒(Jerrold Nadler)强调,国会需要看到“所有陈述的证据?#20445;?#24182;表?#31350;?#34385;举行听证会,召司法部长作证。此前,他已表示将在调查报告出台后,召米勒听证。

            分析人士认为,新一轮争斗的焦点至少有二:
            一是民主党关于公开米勒报告及大量调查材料的要求能否如?#31119;?br />   二是司法部关于特朗普妨碍司法“证据不足”的法律结论能否服众。

            其中,米勒报告就此陈述的正反两方面证据究竟为何,是否会为民主党提供新的“弹药?#20445;?#26500;成重要悬念。

            4.米勒报告没能回答的疑问
            涉及特朗普的多项司法调查也并?#27492;?#31859;勒调查完成而结束,例如:
            纽约曼哈顿联邦检方仍在调查2016年大选期间两名声称与特朗普有染的女?#21592;?#25903;付“封口?#36873;?#21644;特朗普就职委员会开支;
            特朗普家族企业“特朗普集团?#20445;═rump Organization)和特朗普基金会也受到联邦和州检方调查。

            米勒报告将如何影响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36203;?#23545;特朗普的调查走向,正广受关注。多位分析人士指出,米勒报告没有完全去除特朗普所面临的法律威胁。

            并且,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米勒调查的公信力没有受到质疑,连一直指责米勒调查是“政治猎巫”的特朗普也在巴尔披露调查结论后表示,他认为米勒调查是“可敬的”。

            米勒调查的结论确实有助于?#32435;?#29305;朗普的公众形象,但从舆论反应看,很多反对特朗普的自由派人士仍存疑虑。

            《大西洋月刊?#32439;?#28145;?#35789;?#22823;卫·弗洛姆(David Frum)认为,尽管米勒调查表明特朗普没?#24052;?#20420;?#20445;?#20294;特朗普仍然是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受益者。米勒报告没能回答这样一个疑问:俄罗斯为什么要冒巨大风险帮助特朗普竞选?

            总体上?#27492;担?#31859;勒报告给特朗普带来“重大利好?#20445;?#26159;特朗普的“一个重大政?#38382;?#21033;?#20445;?#35299;除了他的沉重政治包袱,令他得以“轻装前进?#20445;?#20026;其2020年竞选连任前景打了一剂强心针。

            与此同时,面对2020年大选,民主党将不得不更?#30001;?#37325;地考虑如何打“调查牌”及其双刃剑效应。两党争斗势将翻开新的一页。
            .瞭.望.智.库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